互联网时代,过度依赖算法是种“机器官僚主义”

2019-11-15       来源:新京报   作者:刘兴亮,

对互联网时代的算法的依赖,一定要有所限度。

你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刚刚在网络上搜索关于××的信息,在另一个网页里就会发现与××相关的商品广告推送。

商业行为遵循一种针对客户的规则:投其所好。

如果商家能获悉顾客的消费喜好,行为习惯,经济水平,乃至审美标准,就能做出针对性的供应,以最大化地实现自己的营销目的。由此,在经济学中诞生了一门专门的细分专业:消费者行为学,也就是受众经济学。

事情真正发生巨变,正是从互联网时代开始。作为受众市场的最重要的基础,媒介——互联网这一巨无霸的信息综合平台,把其他所有媒介都“兼并”之后,利用“算法”这一日趋智能化的工具,把所有“终端”纳入自身的控制中,并不断根据终端送来的信息进行优化组合,再将这种“加工后的信息”以商品媒介的形式返回给消费者。

此时,算法成为一种超越性的力量。理论上,互联网的存储器可以抓取所有人的所有网络浏览信息,对这些足量的信息进行综合而得出的受众分析,比以往那种随机抽取调查的分析可靠得多。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在宏观经济学领域,有两种力量此消彼长,一是传统的遵循看不见的手的调节力量的自由市场经济;另一种则是主张国家干预和调节的计划手段。后者的主要依据即在于对各项经济指标数据的统计和分析。那时的统计数据来源,显然不如如今的互联网来得快和多,在准确度上当然也有所欠缺。

个体消费者作为被分析的对象,在测量上的不确定性变量是不会消失的。因此,所有统计的有效性,就依赖于统计范围和数据的无限扩展。概率学是伴随着统计学几乎同时产生的。

概率不是绝对,不是百分百的,它或多或少存在挂一漏万的可能性。因此,从理论上看,统计学不可能做出百分百的正确预估。但这不能否认其科学性。

算法时代,会否产生机器官僚主义

随着互联网的大面积普及,算法时代来临。过去的审慎态度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因为从经验出发的分析,往往带来可观的结果。更重要的在于,人工智能的不断发展,算法的不断升级,在很多领域取得了过去无法预计的进步。

人们一度相信,人类的大脑是不会输给计算机的,这种偏执的观念如今显得非常陈腐。

对一个病人而言,相信一台电脑几十年的案例分析与优化的治疗方案,肯定比相信一个初出茅庐的医学院毕业生更实际。诸如此类的事件不断出现,让人们相信,算法时代,指导人们的行动纲领应该来自计算机,而不是几个人在办公室召开的会议结果。

这让人产生一种隐隐的担忧,过度依赖数据和算法,是否会产生一种“算法时代的机器官僚主义”——凡事唯算法的马首是瞻,一切的生活方面与所有的行动都在算法中进行,且只以算法的结果为指导标准。并且这种情形已经在发生了。

在这个算法时代,数据就如工业时代的石油,算法就如发动机,算法会越来越强大,但同时也导致人们对发动机的过度依赖。

比如,一些新闻APP给终端客户推送的资讯,是以算法为基础的,如果你常看美女,它就只给你推送与美女相关的图片、文章或视频等信息。

但你的需求就这么一次被固化了吗,难道别的信息就不需要了吗?非也。

对算法依赖,一定要有限度

人之所以能成为万物之灵,在于是能够运用自己理性的动物。从伦理学的角度而言,人具有普遍性的一面,即所谓共性,也有特殊性的一面,普遍性与特殊性结合,产生个体性。个体性是独一无二的。德国哲学家莱布尼茨说过的那句“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人更重要的特性还在于,人的精神世界的图景极其广博深邃,每个人对外部世界的感受与做出的回应,必然与他人有不同之处。这正是人之为人的可贵性。

英国哲学家贝克莱在分析因果律这一重要的哲学命题时,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不能从一件有联系的且反复出现的前后事件而认定,这后一件事必然跟随前一件事出现。亦即说,因果规律本身是一个缺陷。

就连电玩城自己的经验也告诉电玩城,基于算法的对个体做出的分析虽然有一定的依据,但它对人的全面的发展变化着的需求,远不可能做出详尽的判断。

因此,对互联网时代算法的依赖,一定要有所限度。否则,会是一种恐怖而疯狂的局面。

免责声明:1.本网站所转载的文章资料、图片、图表、数据等仅供参考使用,所刊登的转载信息均来源于第三方,和本网站无任何关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电玩城,本网站将及时删除相关信息,相关侵权责任由信息来源第三方承担。2.本网站仅对自身享有版权的发布信息的真实性、合法性、准确性作保证。由其他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合法性、准确性,访问者请自行确认并承担使用或传播该信息所造成的一切后果。同时本网站不承担除本网站以外其他用户自行发布的信息所造成的相关后果,发布信息的其他用户需自行独立承担相应责任,同时本网站保留因此给本网站造成不利后果的追责权。3.凡以任何方式直接或间接使用本网站信息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